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夏飞的博客

飞1014的齐贤馆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本BLOG内文章均系原创,版权归博主(飞1014)所有,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,并不得改动其中任何文字。如有侵权行为,将追究其法律责任。 约稿、交流等可通过下面的联系方式与我取得联系 QQ:157343980

网易考拉推荐

破邪外传——风从(一)  

2006-02-26 10:22:37|  分类: 网络生活相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“克穆十五年,北府平原王师强骑大破蛮敌十万,蛮王俘,蛮众死伤无算,迫敌迁二十万里,平原北府尽归王土。” ————《穆书》

北帝诏穆十年。北府平原。
“三十年了!三十年了!”莫迟禁北终于咆哮着说出了发兵以来的第一句话。回望背后红装劲旅的大蛮铁骑,他怎么能不激动呢?三十年前,正是在这片土地上,那场以各自族人性命荣辱为赌注的大战。留给了他一辈子的炼狱梦魇。溃败的蛮族从此一撅不振,拱手让出了富饶的北府平原。

三十年卧薪尝胆的艰辛已经远远超出了北地皇族们想象的极限,当他们以为自己彻底的征服了来自蛮荒的忧患,当他们还在若染皇城高大的宫殿里互相为了功劳而喋喋不休的时候,蛮族骨子里的坚韧和不屈已经化为了永恒的仇恨,在遥远的蛮荒冰原之中他们等待的只是愤怒的召唤。

南蛮主帐。
“狼主,吉报!焕歌将军攻下了启牙城了!您听,将士们都在欢呼胜利了呢!”莫迟禁北的思绪一下子被斥候的军报所牵回。起兵后,蛮族铁骑基本上没有遇上真正的抵抗,最终连皇城若染的门户启牙也破了,这直驱若染城的最后障碍也被消除了,于是他想起了三十年前族人们因痛苦而扭曲变形的脸。

兵败启牙城破的消息很快传回了皇城,当然这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的。

“快开城门,启牙城破了!”从启牙退下的残军向着皇城城门守卫呼喊着,随即又归为一片寂静。城门守卫呼啸的箭雨没有让一个人活着。“王是不喜欢失败的孩子的。”大皇子嘻笑的说道。皇城依旧是北地最繁华的所在,这里有世上最美丽的女子和最珍贵的财宝。所有皇城的子民都感谢那场战争,给了他们三十年来享用不尽的奢华,每个人都夜夜欢歌,幸福快乐。

“狼主,发动夜袭吧。”大帐之中五六个将军都建议道。“不,我要在白天破城,我要让我的战士看到所有北陆的人临死前恐惧的眼神!”凛冽的寒风终究还是没有比人心更冷。

呼啸着,风从铁骑,奔腾着。
骄傲的北陆皇骑和愤怒的蛮族铁骑,北府平原。若染皇城的城墙上聚拢着数以万计的子民,他们将见证这决定天下的时刻。督战的北陆大将军就是在三十年前大战中一举成名的,蛮族恨之入骨的夏林墨雪。

最开始的时候,北陆骑兵还可以依靠背后城中所射出的箭雨作为掩护,而蛮族的风从铁骑却急速的挤入了北陆军列,将自己和北陆骑兵完全的搅在一起,让城上有所顾及不敢胡乱放箭。
被冲乱阵脚的北陆骑兵大多都是刚入伍的新卒,此时也不顾号令,各自为阵,随即就被愤怒的红色大军所淹没,震天的喊杀声,顿时日月无光。

就在红色的铁骑准备吞噬一切的时候,城头消失的箭岚被重新竖起,漫无边际的箭雨从天而降,城下两军顿时惨叫一片。“大皇子!”大将军震惊于大皇子居然命令弓箭手射向自己的队伍。“为了北陆骑兵的骄傲,他们死得其所!”自负的皇子其实并不知道,这已经是北陆军仅存的最后实力了。他又怎么知道,北陆根本没有诱敌深入的资本,一切的一切都是真实的,北陆已经三十年没有打过仗了,奢侈腐华的生活早已将北陆士兵的根都烂掉。

这一切只有大将军夏林墨雪知道吧,功高盖主的他早在二十年前就被王巧妙的释去了兵权,要不是北陆战事突起,恐怕名动一时的夏林墨雪再也不会被昏庸的王所记起吧。

“关城门,放箭!” 夏林将军来不及多想,失去了最后实力的北陆皇族只有空守坚城了,皇城若染号称天下第一坚城,历来国库的大半都要用来铸城以保证国都的绝对坚固。

南蛮的骑兵迅雷一般退后,远远的停在了箭矢范围之外。蛮族的勇士骄傲的炫耀着得来的北陆头盔。

“挑衅,绝对的挑衅!”皇子叫嚣着。北陆骑兵不败的神话破灭了,皇族子民一下子噤若寒蝉。

“把我们的老狼王交出来!!!”红色的风暴愤怒的嗥叫着,仿佛要撕裂一切。三十年前蛮王被推怂着拉上了墙头,蛮族军人正待欢呼之时,却看见老蛮王的头笔直的从墙头掉下,然后是身体。墙头是大皇子还留有鲜血的利剑。

所有人都是一呆,然后蛮族军中爆发出阵阵怒吼,纷纷朝城下奔去,为了抢回老蛮王的尸身。没有一个勇士在畏惧城头的箭矢,一个一个的倒下,一个一个的补上。当抢回尸体的时候也就是蛮族愤怒的极限。只见蛮军两军分开,后边露出来一个无比巨大的坑!

四十万人!坑杀!
延路俘获的北陆民众都被赶来这里,他们将作为蛮族祭奠蛮主的血祭!

四十万人的悲痛拗动若染,天地倒悬。城墙上的人看着被坑杀的人,终于由恐惧转向了悲愤!北陆的人从来不缺乏血性!双方的怒火都积聚到了顶点,仇恨竟是如此可怕的东西!

再也没人忍住,训斥已经完全被愤怒的人潮所淹没,就连若染城中腰悬木刀竹剑的小孩都毅然的拔出了自己的武器,跟着汹涌的人潮。仇恨,果然是可怕的东西啊!城门被人流所打开,蛮族勇士也跨上了战马,将仇恨肆意宣泄!怒吼的人潮仿佛两头巨兽,扭打在了一起。

莫迟禁北再不疑迟,挥出战刀,冲进了仇恨的中心。这三十年的恩怨总该有个了断了吧,然而又如何能了断。。。。。。

残阳下,夏林墨雪看见无数的红,无尽的红,无极的红。无数的飞血,无边的痛苦。想着三十年前亦如此状,不由得一痴,顿时黑云坠目。。。。。。


“北帝诏穆十年,蛮祸又起,连克城十五座,于皇都若染下坑民四十余万。后民尽起,受诛,城破,蛮者屠城月余,后分天下。北陆文明十之九毁,不复知前人故事矣。” ————《穆书》

飞1014版权所有,缓慢连载中,呵呵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